首页 >>

收藏家在社交 观众在拍照

陈荣辉作品

薇薇安·迈尔作品

吴季聪作品

阿布拉莫维奇作品

◎剀弟

在一个图片信息时代,影像必然是与大众最为接近的一种媒介。而作为艺术形式,这也暗含一种关系的对立:摄影作为观念手段——摄影作为审美图片的角力。前者要求建立标准,后者要求放低姿态。而无论最终是否可以在一起雅俗共赏,举办一个博览会,拓宽藏家范围一定是暗含之意,也是意之所归。

连续观看了三年,今年总共有50余家画廊参展。可以看出来本土画廊的增加,外国画廊的换血。

本土摄影画廊的鼻祖肯定是三影堂了,三影堂位于主展厅的醒目位置,也主要代理中国摄影艺术家,我在其中看到了荣荣、秋麦、陈荣辉等的作品,他们风格其实挺不一样的,有的贴近当代艺术,有的纪实风格强烈,有的则比较诗意和写意。

就像三影堂创始人荣荣在《中国的影像博物馆》的座谈中提到的,当初作为一个北漂摄影师,能够活下来已经很幸福,根本想不到有一天可以开一个摄影画廊。而这样的事情在中国,在他身上就发生了。

这样的感叹在创办了上海摄影艺术中心的刘香成那里也有,不过两个人分别代表了不同的摄影年代和类型风格,一种偏报道纪实,一种偏当代艺术。这种风格,也多少被带入了两个机构的展览呈现风格中。

在我看来,大部分中国本土画廊带来的艺术家作品,摄影表达还是比较传统,无论用胶片机或者数码机,不管是黑白还是彩色,山水静物还是纪实,一张图片就是一张图片,你会说,它是以内容取胜。

偏重时代记录,因而带有一点民族志风味,可以对照see+画廊每年带来的日本摄影大师作品,比如须田一政;以意境取胜,比如上海的M艺术中心画廊专门带来了郎静山作品收藏。

侧重传统还是当代,其实也可以是一种策略。比如主打复古相片的淋浴画廊,作为巴黎五家专门经营摄影艺术的画廊之一,他们对影像上海的判断还是偏当代艺术,传统经典影像似乎并不是重点,为此专门设置了历史和当代的两条线:被称为最后一位法国人文摄影学派代表人物的Sabine Weiss的作品和年轻艺术家Marion Dubier-Clark的宝丽来摄影作品共置,街头摄影师薇薇安·迈尔与彩色摄影先驱Ernst Haas的作品对望。今天的历史可能就是历史的当代。

同样表达山水主题意境,80后台北艺术家吴季聪则完全跳脱了传统摄影的表现,而将涂满感光药剂的宣纸揉皱后暴晒,再水洗贴裱,用纸的处理和拼贴结合出了一幅山水画作。其代理画廊尚凯利也是第一次过来,其亚洲区总监林女士跟我专门讲解了画廊作品的当代性:“观众对摄影的理解需要拓宽,我们也因此而来。”比如行为艺术教母阿布拉莫维奇的代表金箔肖像摄影,何塞·达维拉拍照完再放大剪切因而有了漫画波普感觉,埃里克·索斯进行多重曝光等等,每一位艺术家都跳脱出传统摄影方法。

如果说他们还是借助于影像视觉的自给自足,另外一些作品则让人看到观念在当代艺术中的重要分量。这一张图片并不能够讲完一个故事,它似乎是作者一个项目的一个部分,是作者想讲述的一个观念,一个氛围的组成分子。

比如香格纳画廊推出的陈维的作品,单看我们可能很诧异它的内容究竟为何,或者正如一个朋友指出的,它类似如霍珀画作的孤独氛围,直到我们看到系列作品集中的展示,比如一本画册《正午俱乐部》,了解了更多背后的信息,比如艺术家喜欢搭建场景再去拍摄,而且全部是胶片拍摄,我们才能够更加深入了解这个系列背后想要指涉的关系,从而更加喜欢单幅作品。

在观念性的表达上,德国柏林画廊Klemm's代理的艺术家也十足当代。艺术家AdrianSauer的一个系列非常独特,这一系列由完全的话语组成,它们尺寸可变,可以贴在墙上作为海报,也可以装裱起来翻阅,其中“再见摄影”这样标语式的话语非常醒目。尤其有意思的是,这个第一次来的画廊将艺术家的标语系列同其他小幅作品穿插布置,在全部展场的环境下非常独特醒目,也让人困惑其中是否暗藏什么关系。

而这些都还只是在静态影像的范围内,扩大到视频和动态短片,影像艺术就更加难以尽述。比如此次在主展厅二楼,就呈现了阿布拉莫维奇《情人-长城》的完整视频,还有英国索尔福德大学收藏的部分视频,视频已经成为影像创作和收藏的一个重要的类别。其实很多用静态影像参加展会的艺术家,也会创作视频。

因为没有统计每个画廊售出的结果,而且这个结果也基本不能统计完全,我并不知道这次的售出是否比往年更好。但是跟画廊主的交谈了解,发现低价位的作品基本能够售卖,同时,一些独具特色的作品,也会非常容易被买家预订(似乎以中小尺幅为主),其中并不分为观念还是传统,一个我自己见证的情况是,因为艺博会而后续参观画廊并进行购买的行为,这几乎充分说明了艺博会为画廊主拓宽买家是可行的。

我专门在公众日又回去转了一圈,发现普通观众的表现比起名媛和藏家更有趣,后者基本就是在社交,而购票的观众不停在现场拍照,在作品之上再创作,他们不停地咨询画廊,甚至对比自己的摄影作品真诚地发问,他们是艺术家的小粉丝,在简短的交流中颤抖不已,这样的行为并不会让艺术家或者画廊主恼怒,反而会激发交流,这从另外一个角度说明影像制作的参与度之高,以及由此带来的收藏可能,因为确实从某个角度来说,每个观众都是潜在的创作者,也是潜在的买家。

文章来源:林书豪40分6篮板

标签:领航中国,第36届国际盲人节,杭州阿里创业投资有限公司,荷兰弟取关迪士尼,多地鼓励共享停车